零成本創業項目:800元創業開店到年入數十萬

2017-12-26 10:08 來源:互聯網
零成本創業項目,從一個懷揣夢想月收入800元謀生的打工妹,到一個嶄露頭角擁年收入幾十萬的如錦似幻3d墻秀坊加盟店。零成本創業項目,從一個只有技校文評的懵懂少女自費念完大學。零成本創業項目,800元創業開店,到年入數十萬。

這個平凡的80后少女王燕用一年時間成就了自己的非凡事業,實現了人生的價值,詮釋出一段白手起家的創業傳奇。 窮人孩子早當家,王燕選擇外出打工 2008年,王燕完成了技校的學業,當時老家的經濟還并不發達,工資水平也不高,姐姐工作后每月的收入不過500元。

“窮人的孩子早當家”,看著年邁的雙親,想到還有一個上學的弟弟,19歲的王燕也決定和姐姐一起挑起家庭的重擔,于是王燕也選擇了去外地打工掙錢。 王燕來到深圳的一個窗簾加工廠,天天做著重復的工作,枯燥無聊,甚至有時候還要加班到深夜十一、二點,王燕每月也只有800元的收入,雖然王燕也并不喜歡這份工作,可家里的經濟條件并不能給她更多的時候去找自己喜歡的工作,就這樣,王燕堅持了三年。

零成本創業項目,經過這三年的奮斗,王燕的家庭條件越來越好了,王燕也覺得在窗簾廠也不能干一輩子,這工作也沒有什么發展前途,于是,她辭職了,想要重新找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。可是,文評不高、沒有技術的王燕,在求職的過程中四處碰壁,正在她心灰意冷之時,王燕想到了創業。

她想,別人不愿意給自己機會,可自己可以創業啊,自己給自己當老板。 網上加盟項目多,唯如錦似幻分外惹人眼 想到這里,王燕一刻也沒耽擱,在網上搜索著各種創業項目,最終,一個名叫如錦似幻3d墻秀坊加盟的項目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王燕說,她原來剛去廠里上班的時候,廠里的宿舍剛剛修建好她們就搬了進去,墻面全是白的,總是給人一種很單調的感覺,而且還有一股很大的怪怪的味道,讓人呼吸都很困難。

零成本創業項目,宿舍里都是些小姑娘,女生都愛漂亮,每個人都會在墻上貼一些自己喜歡的畫報什么的,讓自己的那一小塊地方不會顯得那么單調乏味。她想,應該每個人都有這種心理,更何況現在人們對于居住條件要求更高了,如錦似幻3d墻秀坊應該會很受歡迎。

如錦似幻3d墻秀坊加盟項目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項目呢?王燕告訴我們說,如錦似幻3d墻秀坊是一種液態壁紙,她能根據自己的喜好在墻上涂上自己喜歡的花色,同時,如錦似幻3d墻秀坊既環保又健康,可以說是帶墻體裝飾進入革命時代。

王燕的加盟店迅猛發展,營業額突飛猛進 看著這么好的產品,如錦似幻3d墻秀坊加盟總部還為加盟商提供免費培訓、傳授營銷技巧以及各種營銷技術、物流支持、廣告支持等,讓王燕的創業信心更加堅定。

為了做更加詳細的了解,王燕來到了如錦似幻3d墻秀坊加盟總部,專業的客服接待了她,耐心的向她講解了如錦似幻3d墻秀坊比傳統的壁紙、乳膠漆、大理石等裝飾產品的優勢所在,以及如錦似幻3d墻秀坊加盟的政策等信息。

零成本創業項目,如錦似幻3d墻秀坊的優質品牌、良好的信譽讓王燕更加堅信了自己的選擇,她當機立斷簽下了合同,回到家鄉的縣城,開了一家如錦似幻3d墻秀坊加盟店。王燕的如錦似幻3d墻秀坊加盟店發展迅猛,營業額更是突飛猛進,她現在一年能有50多萬的收入,讓很多80后是羨慕嫉妒又恨啊。 追求發展的信念是創業永遠的舞臺,發展的信念有多堅定,創業的舞臺就有多寬廣。

如今,王燕正準備開第二家如錦似幻3d墻秀坊加盟店,把自己的事業做大做強。相信:憑借著前瞻的眼光和遠大的志向,您也可以向王燕一樣,開啟屬于自己的那一片天地。

張大衛這個美籍韓國人如今可謂炙手可熱:去年,他在HBO的電視劇《劫后余生》中亮相;紐約美食界的名廚們跟他稱兄道弟;紐約一家熱門餐廳為了向他致敬,甚至專門推出了一款“張氏熱狗”。

張大衛(音譯:David Chang)是紐約最受歡迎的拉面大廚,但討厭他的人也不在少數。

零成本創業項目,在大眾美食網站Eater上,一位不愿署名的評論者如此評論張大衛:“我們還在關注那個家伙嗎?他的廚藝跟他的口味和脾氣一樣糟糕。”網絡美食雜志Star Chefs頗具影響力的負責人安托瓦內特?布魯諾稱張大衛“被高估了”。美國摑客網(Gawker)說他是一名“說大話的廚師”,而且“對家人并不友好”。在美食家網站Grub Street上,另外一位評論者則把張大衛稱作“黑武士”。

但張大衛的粉絲們自然不會接受這樣的評論。這位35歲的韓裔美國大廚憑借其福桃餐飲集團獲得了巨大成功。早在2004年,他在紐約市東村開辦了一家無電梯的休閑拉面館福桃面吧(Momufuku Noodle Bar)。如今他的旗下已有八家餐廳(其中四家開設在海外),另有五家福桃奶品點心鋪(Momofuku Milk Bar)。此外,公司還有兩家酒吧,分別是多倫多的Nikai酒吧和紐約的Booker & Dax高級酒吧。

今年秋天,張大衛在多倫多的福桃大樓開業,里面有三家不同的餐廳和一家酒吧,算是他到目前為止的最大手筆。張大衛的產業已經從當初紐約東村一家只有27個座位的拉面館,發展成擁有500多名員工、出版過兩本烹飪圖書、一本季刊和一個研發實驗室的龐然大物。

零成本創業項目,換句話說,它已經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餐飲帝國。如今,張大衛正在全力投入公司運營。然而,對于公司的擴張,他的感受卻非常復雜。此外,隨著他的餐飲帝國不斷發展,這位大廚自身也在經歷蛻變,努力接受作為一名美食藝術家和一名商人的雙重身份。

毫無疑問,對于張大衛的批評絕大多數都源自他所取得的成功。每一個行業都存在競爭,但餐飲行業的競爭尤為激烈。凡是住在紐約并且關心美食的人,對于張大衛所帶來的刺激肯定記憶猶新。

他似乎無處不在:去年,在美國有線電視聯播網HBO制作的新奧爾良電視劇《劫后余生》(Treme)中,有他的身影。來自哥本哈根知名餐廳Noma的名廚安東尼?伯爾頓和雷內?雷哲皮與張大衛稱兄道弟。瑪莎?斯圖爾特對他的食物贊不絕口(她在張大衛烹飪圖書的封底簡介中寫道:“有一天,我竟然嘗到了張大衛的豬肉包,我感到非常榮幸。”)為了向張大衛致敬,紐約超酷的雞尾酒餐廳PDT甚至專門推出了一款“張氏熱狗”。這是一款經過油炸,包裹培根肉,使用大量韓國泡菜的改良版熱狗。

不過,張大衛自己的態度也經常會招致譴責。他之所以將餐廳命名為“Momofuku”,一方面是因為它在日語中意為“幸運的桃子”,但另外一方面,也是由于它聽起來很像“motherfucker”。他的臟話極富傳奇色彩(他在《劫后余生》中有一句臺詞是:“去她媽的,把豬肉放到每一個該死的盤子里。”2009年,他嘲笑美食頻道Food Network的名人蓋?費爾瑞,說他帶著“土鱉的眼鏡和蠢到冒泡的袖章”。)接受《財富》雜志(Fortune)采訪時,他也會冒出幾句臟話,并且樂此不疲。而且,他自己也承認,雖然他一直在努力打磨自己的棱角,但以前他還是經常會對員工大發脾氣。

《福桃》雜志(Lucky Peach)主編克里斯?因格稱:“很明顯,張大衛的個性非常突出,而且有多重性格。”2011年,張大衛與來自麥克斯威尼出版社(McSweeneys)的克里斯?因格和彼得?米漢共同創辦了美食雜志《福桃》。因格說道:“有人愛他和他的福桃餐廳,肯定就會有人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,瞧他不順眼。”

另外一個招致批評的原因可能是張大衛的成功完全顛覆了傳統。通常情況下,人們從廚藝學校畢業后,會先找一份最底層的工作,毫無怨言地做著幫廚的工作。然后他們得按部就班往上爬,最終成為副主廚,也有可能成為廚師長。張大衛從最好的餐廳進入餐飲業,但他并沒有做太長時間,便開始自立門戶。

零成本創業項目,他的第一家餐廳就大受歡迎,他本人也迅速打出了自己的名氣,并開始創辦新餐廳。與其他廚師不同,張大衛沒有任何外部投資者;福桃餐廳的資金來源除了他自己的積蓄和銀行貸款外,只有他從父親和父親的朋友那里借來的130,000美元,還有從哥哥那里借來的一小筆資金。而且,適逢數字化媒體革命的大潮,他推出了《福桃》季刊,但到目前為止,這本雜志卻只有印刷版,尚無任何在線內容。如今,第一期雜志已經售罄。張大衛認為,人們想要卻得不到,這是“很有趣的事情”。

而這一切必然會讓恪守傳統的餐飲業人士心里很不痛快。蒙特利爾著名餐廳Joe Beef(也是張大衛最喜愛的餐廳)的大廚大衛?邁克米蘭認為,對張大衛的任何指責都是源于嫉妒心。他說:“就算他在成名之前的個人履歷不像大多數人那樣,有令人發瘋的經歷。可無論如何,他做的每一樣美食都非常美味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張大衛的父母是韓國移民,他本人在弗吉尼亞州長大,大學就讀的是美國三一大學(Trinity College),學習宗教專業。他一直鐘愛面條,還說每一個韓國人都喜歡面條。從三一大學畢業后,他去了日本教英語。對于拉面的癡迷讓他迅速下定決心,進入紐約法國烹飪學院( French Culinary Institute)學習烹飪。之后,他在丹尼爾?布魯德和湯姆?克里奇歐等多名大牌廚師手下工作過一段時間。

零成本創業項目,26歲的時候,張大衛希望能擁有自己的餐廳。他表示,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,很大程度上是受到911事件的影響。“在那次事件中,我失去了幾位好友。所以,我當時就產生了這個想法:‘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?’當時,經歷失敗似乎是個好主意。”2004年,張大衛的面吧開業,他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兩道最簡單的主食:拉面和豬肉包。最初,他只是希望能夠撐一年時間,結果他制作的這些有趣(同時也很美味的)食物大受歡迎。

2006年,他又開了一家休閑餐廳Momofuku Ssam Bar。這家餐廳的價格更高,最初以一道Bo Ssam聞名。所謂Bo Ssam是指烤豬肘,配以牡蠣,主要針對大型團體消費者。兩年后,即2008年,他又開設了Ko餐廳,這是他所有餐廳中價格最高的一家,餐廳僅設12個座位,只提供體驗菜單,以難以預訂著名。(該餐廳僅接受網絡預訂,而且必須提前六天預訂。)第二年,Ko被評為米其林二星餐廳,并一直保持至今。

朋友們稱,張大衛首次得到媒體關注,并贏得贊譽之后,他感到非常不安。過快成名給他帶來了巨大壓力,因此,他試圖轉移外界的注意力。克里斯緹娜?托西在紐約下東區的WD-50餐廳工作時與張大衛相識,并且最終加入福桃餐廳,成為奶品點心鋪的主廚兼共有人。她說:“我覺得,在某個時刻,肯定有一位德高望重的人,跟他進行過坦誠交流,并告訴他:‘停止抱怨;做好你的本分。如果人們認為你就是如此不可思議,那就坦然接受。’”

零成本創業項目,之后,張大衛接受了忠告,于是他的成功之路又開始延續:2010年,他開設了Ma Peche餐廳,最初僅提供融合了法國與越南風味的菜品。之后又在悉尼開設了Momofuku Seiobo餐廳。不過,他在多倫多開辦的餐廳才是去年最大的成就,可能也是他迄今為止的最大手筆。

兩年前,新香格里拉酒店(Shangri-La Hotel)的開發商聯系張大衛,問他是否愿意在香格里拉旁邊建一家餐廳。雖然華盛頓特區、洛杉磯和香港均向他提出過邀請,但他還是選擇了多倫多。

張大衛稱,這筆買賣太劃算了,根本不可能拒絕:緊鄰一家豪華酒店的一整棟建筑,每一層都有不同風格的餐廳(一層為面吧,二層為Nikai酒吧,三層則是兩家餐廳:家常風格的Daisho餐廳和類似于Ko,僅提供體驗菜譜的Shoto餐廳。)這樣的空間,可以讓他在一個場所,分層展示他的餐飲帝國的多樣性。他說:“在紐約,甚至整個美國都不會有這樣的好機會。”面吧最先開業,在營業第三天便招待了1,000人。(不過,紐約的福桃面吧依然是他最賺錢的餐廳。

雄心勃勃的多倫多項目在如火如荼地展開,而張大衛卻變得更加寬容和穩重。他的朋友和同事都說他在不斷改變,實際上,張大衛自己的言行也表明,他正在從一個“壞男孩”蛻變成一位優秀的老板。這或許也是因為他別無選擇。張大衛在他的烹飪書中寫道,大廚馬爾科?卡諾拉曾嘲笑他是“光桿司令”。如今,要想掌控多倫多項目的進展,還得保證遍布各地的餐飲帝國延續發展的勢頭,他必須更多依賴自己的團隊。

零成本創業項目,事實上,張大衛也表示,如今最讓他興奮的,除了美食,便是人事工作。他說:“如果我的廚師、經理或者副廚師長非常糟糕,以前,我可能會直接炒他們的魷魚,或者朝他們大發脾氣。但現在,我意識到,如果我是正確的,我就應該能與他們進行溝通,直到他們理解。我們能不能把他們變成寶貴的資產?這些都與我以前的做法截然不同,以前,我肯定會大發雷霆。現在,我不能再這么做,因為我沒有那么多精力。”精力不夠的說法實在可疑,不過他的同事們也說,他們確實發現他的禪功大有進步。托西說:“大衛比以前平靜了許多。他在處理某些事情的時候,更加現實。”

托西和張大衛的其他同事還說,他正在逐步承擔起領導者的責任。托西稱:“大衛在當老板與保持自我和擁有愿景之間,實現了很好的平衡,但他也知道該在什么時候激勵員工,說:‘不要再讓我進行指導;別把我當你們的老板看待。’他現在變得非常擅長讀懂人心。”

《福桃》雜志的因格稱張大衛是“一名極具天賦的領導者”,他“在培養他的同事。”而福桃餐廳的員工也開始接受張大衛的部分理念:例如,你可以不斷做加法,卻無法做減法。這是烹飪中的一條經典法則——一旦在菜中加入了某種配料,就沒法取出來。這條法則同樣適用于一家日益公司化、永遠無法恢復到最初狀態的企業。

發展問題是讓張大衛焦慮的主要原因。他說:“我正在逐步學會如何在不降低品質的前提下,在更大規模上進行多元化經營。當然,任何一家連鎖餐廳都會有這樣的期望,但我們不想將此作為我們的目標。雖然我不喜歡‘連鎖餐廳’的說法,但我們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是一家公司了。

零成本創業項目,許多人會認為,連鎖餐廳的每家餐廳都不會很好,我們怎么做才能扭轉這種觀點?”這確實是一個值得思索的問題,因為福桃正在向更多新的領域挺進,比如可能推出的廚房設備。此外,運營餐廳的道德良知也讓他備受煎熬,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讓福桃更加可持續和更加環保,但又不能華而不實。他說:“讓我困擾的是,如何將有機食品和可持續性作為銷售更多產品的主要方式。”

這些問題讓他困擾不已。托西說:“大衛和我們都有一些神經質,我們總在考慮:‘這個已經賣完了嗎?’‘我想把它賣光嗎?這又意味著什么?我們是不是想開500家面吧?我們是不是想讓福桃豬肉包成為家喻戶曉的品牌?’”

零成本創業項目,目前,為了緩解自己的恐懼情緒,張大衛竭力地斟酌各種機會,比如一家餐廳、一個菜單項目、一名新員工,或者他在福桃實驗室里試驗的開心果味噌。雖然承擔著巨大壓力,但張大衛依然斗志昂揚。他說:“能讓那些從不關心美食的人開始關注美食,這個過程讓我非常著迷。”

延伸 · 閱讀